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夜幕降臨,狂歡響起


依稀記得,那條,蔓著青苔的石板路,一塊一塊斜斜的搭著,像一張佈滿皺紋但是泛著明亮光澤的臉,矛盾的美麗。路上散發著濕濕的黴味,路旁的木柱子也在透著氣,吐出來的也是澀澀的木頭的味道,原來是青苔爬上了木柱子,塞滿了木頭上蒼老的組合屋細縫,遠看近看都是一根飽滿的木頭,仔細一看原來是飽經滄桑的頂樑柱。說他飽經滄桑一點也不為過,因為他頂著老南寧的特色建築——騎樓。

說道騎樓南寧人都會心的笑了,那是南寧人的驕傲。從正面觀看騎樓,你可能難以理解南寧的人驕傲為什麼那麼普通,從側面看你就能瞅出精華之所在了。騎樓和普通的樓不同,不像別的樓像一個死板的長方體積木直直插在地面上。騎樓具有十分協調的幾何美,更具實用美。騎樓的地基打得很深,可能比一般相同高度的普通樓層要深些,這是建築必要,臨街店鋪二樓以上部分向街道凸出,下用柱子支撐,看上去像騎在人行道上一樣,這大概就是“騎樓”名稱的由來。這樣形式的建築,在夏天炎熱多雨南寧十分吃香,既能遮陽都能擋雨,還可擴大樓房的面積,一樓面對街道可以當做店鋪做生意,二樓可以作為起居室。現在的騎樓已經沒有當年的英雄氣概了,在現代高樓群立下,它們顯得有些老態龍鍾了,破敗的氣味一直彌漫著老南寧的街市。可是像老人般的騎樓眼中泛得是智慧的精光,有著別具一格的歷史韻味。奈何,這位智慧的老人可能在不久的未來就要告別南寧的歷史了,現代化建設的推土車已經駛近了騎樓,想到可能再也沒有那條木頭澀味的老街一股憂愁就湧上心頭。

或許,白天的騎樓街市給人感覺是落寞,那麼夜晚的她就是一個揭下頭蓋露出臉龐的新娘,她放下偽裝,卸下負擔和夜晚的精靈一起狂歡。夜晚,星光和燈光交錯相映,星光是雪白雪白的,純潔的看地上的人在笑;燈光是妖嬈嫵媚的,誘惑街上來往的針灸市民,中山街市兩旁掛著各式各樣的招牌牌匾,五光十色的燈光爭先恐後的向路人獻笑,以博關注。濃濃的白煙徐徐升起,美食中的迷人香氣將人團團包裹,像透明的細絲根根從皮膚表面的毛孔刺入細胞深處,刺激著唾液的分泌,大腦的齒輪突然被細絲纏繞,動作變的遲鈍起來,腳步不由自主的向眼前的美食前進,舉起白旗向人類最原始的欲望投降,同時內心還有一絲微弱的辯解聲響起:“民以食為天!。”

白天的雨水流淌過的青板石不再散發著幽香,而是滑膩膩的油香,老闆夥計汗涔涔的熱情的笑臉,夾著南寧白話的口音的普通話親切的再耳旁響起:“老闆,幾位啊?進來坐坐喂。”街市上的人們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紅火的店面早就排起了長長的人龍,沿著街道向外展延,地上正方或長方形的青板石站著起起伏伏的曲線“人峰”,組成了美妙柔和的幾何圖形。街市上很多都是本地的市民,茶餘飯後必來中山街市欣賞日不落的繁華。

中山街市近年來已經成為南寧的名片,越來越多的外來遊客趕來這裏見識她的的風情,街市上的人們來自五湖四海,各種南腔北調交錯夾雜,偶爾還能聽見幾句“HELLO”、“BYEBYE”。我站在街市中央,仿佛映在一張明信片上,這張明信片上佈滿了各地的郵戳,我在一張明信片中周遊了各地各國,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還能周遊世界。

柔和的金色光芒如沙子般鋪在微微圓拱的水泥板上,金色的沙子很快被來往的車輛碾壓,卻沒有留下淺淺的凹痕。夕陽西下時,漫步在南寧一橋——邕江大橋上,讓暖暖的陽光打在臉上,吹著有點陽光味道又夾著黏黏的魚的味道的江風,發絲和裙角不由自主的微笑起來。靜靜的站在橋上,眼前是一片一片大氣壯觀的深紅色,橘紅色,淺紅色,黃色的層層疊加,與下麵的寧靜的青色的江面有了鮮明的對比,一暖一冷得疊加不顯矛盾反而有了別致的美感。雖沒有“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豪邁,卻也有著小橋細江的秀氣。走在橋上的或是形色匆匆的上班族,或是手牽著手幸福微笑的情侶,或是看透人生百態,只願眷戀夕陽美景的老人,時間定格在這一刻,世間百態就被記錄在江水一色的畫布上。飛馳的車輛在像素不高的相機拍攝出來的效果只有一條一條模糊的直線,靜止的人物和動態的光線像一個時間的漩渦,捲進所有紛紛擾擾。和清風流水一起坐看世間繁華讓我心動不已。

橋旁邊的高樓燈光已經亮起,耀眼的奢華的燈光從低處往上照,直直打在那座黃燦燦的大樓上,遠遠看去也有了埃及金字塔的宏偉壯闊。跟風似的,“金字塔”周圍的大樓也披上了各色的燈光,那條彎彎的邕江也不甘寂寞,發動指揮閃起繞江兩旁的明燈,邕江不再是一條江了,而是天上的街市。

夜幕降臨,狂歡響起。
PR

偶然的相識,卻成了心中的思念


偶然的相識,卻成了心中的思念,也不知是為了什麼,人啊,真的說不清楚,有時得到的卻不是自己想要的,而想要的卻未必能得到,人這一生就這樣,有多少人能過得正真的幸福呢,又有多少人心中沒有牽掛呢,誰都不知道,只有每個人自己才知道自己所想什麼自己想要什麼。

變黃了的樹葉隨著風兒飄落而下,留下的只是孤立的樹枝在風中搖晃,人的一生就像是在旅途,而在旅途的當中會發生很多你想像不到的事,有悲傷,有歡樂,有的甚至讓人回味,讓人留戀,讓人陷入深深的思念當中。

漫長的夜裏,靜悄悄的,雖然已入睡,心裏卻有點心痛,有時自己都不明白是為了什麼,偶然的擦肩而過,成了忘不掉的向日葵纖體美容投訴那段最美的回憶。

其實有一個人值得你去思念和牽掛,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不管是朋友、知己、網友還是自己的親人,包括自己的愛人;被人想念或者是喜歡,這說明你不錯,你應該感覺很幸福才對,可有時這種幸福的感覺會變成負擔,會讓人陷入深深的痛苦和思念當中,人的思想就這麼複雜,就像天氣一樣,說變就變,永遠都不知道那天是晴天,那天是陰雨天,雖然會有預存,但也只是預存而已。

簡單的生活有時很無聊,給你打了好幾次電話,卻提示是正在通話中,每當這時,心裏總會有種莫名的失落感,有點心痛,我這又何必呢?

偶然的一瞬間,也許我這一生都會記得你,還有你這個藍顏知己,我真的很幸福,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都有自己的人生,而這一生中會遇到很多的向日葵纖體美容投訴過客,有的會成為你的愛人,有的會成為你的朋友、親人、有的只是一輩子的知己。

心裏有時好亂,也許是閑的無聊,可是那種感覺確實是真的,雖然不曾見面,但是會想你,人們常說自尋煩惱,也許我就是吧,可能是我生活過的太累了。

今生今世有你真好,你我之間有緣才會相識,這就是一種幸福,不管將來會怎樣,希望我們都過的向日葵纖體美容投訴幸福就好。

秋葉賦


鍾情秋葉,絲毫沒有貶低秋果的意思。

只是秋葉,最彰顯一份凝重與謙虛。看去,最不張揚的,就是那些累累楚楚的秋葉,從不去喧賓奪主,從來不自我表露,從沒有埋恨忌妒。

我就是我,你在與不在,我都在這裏。默默地綻放,坦坦地持續,暗暗地老去。洗練一片執著,守候一束寧靜,釋放一枝普通。

可貴中新加坡旅遊,最把一駐秋果襯在顯眼處。風光無限,你盡情,我陪護;風摧雨殘,你退後,我靠前。果消人空,你受寵,我不攀;零落成泥,你載譽,我無怨。

於休閒時親密秋天,於夕陽下知遇秋葉,平添一原宜人的享味,品感一行愜意的織駐。登高望遠,尤是曠然。喜慕那濃濃的一團密,那是簇簇的有序追逐;輕眺那淡淡的一叢稀,那是淺淺的無意逃避;走進這灌灌的擠擠棵,這是茂茂的有限密稠;曆出這散散的片片林,這是團團的無邊陶駐。無語,是葉的暗許;搖曳,是秋的知悟。

熟了,每一度老成,都是深深的直接;透了,每一張笑臉,都是癡癡的展舒;美了,每一次妝點,都是塗塗的愛戀;醉了,每一份藏匿,都是魅魅的文儀用品意趣。

萬木蒼中唯有綠,是葉在永恆;萬綠鄉中一漫紅,是秋的一景。春鮮,那是花;秋紅,才是葉。唯秋葉冠於花而花不惹,為葉秋密於果而果已央,圍秋葉務於季而季爭勤;蔚葉秋生於心而心更餘。

黃時,不要嫌秋短;萎去,不要留葉恨。只有潤冬的眷顧,才是生命的結局。

才沒嫌乎春的躁浮,毫未計較夏的健康管理唐突。只要來秋,葉就踏實;只要收秋,葉就擁有。肥,胖得潤滋;瘦,苗得秀麗;形,舞得婀娜;含,韻得仔細。

秋葉,我的小詩……

府河邊的懷念


現如今,誰都見不著老城牆了。在歷史冗長的隧道裏,它悄無聲息地隱去了。

幾年前,我還能見著那麼一處殘存的牆角。儘管它只是一塊殘壁,但它仍是高大而威武的。像戰場上的最後一位勇士,意志堅定地守護著城池的尊嚴,阻擋外敵的入侵。然而它的存在又顯得多麼無力而孤單啊!無需外敵的入侵,居住在城內的人,開幾輛吊車,轟轟轟,嘩嘩嘩,兩三天就可以把這殘餘的城牆拆除乾淨了。我見過拆除城牆殘壁的經過,那是對歷史的掃蕩,那是對文明的摧殘。圓明園被侵略者的一把火給燒了,直到現在,還沒有人斗膽將它的驗窗殘垣斷壁清除,更別談在那裏的土地上建起現代化的高樓大廈了。它被保留了下來,儘管喪失了昔日的輝煌和華貴,但它是圓明園的遺址,這是不爭的事實。人們能夠找到它,能夠看到它,也能夠通過觸摸它殘缺不全的身體,觸摸到它的心臟、它的靈魂。

我是多麼喜愛它——那堵破不堪言的城牆殘壁啊!雖然它的價值無法與圓明園的斷壁殘垣相比,但它伴隨了我的童年,伴隨了我的成長。

老城牆的殘壁在府河邊,磚縫裏生長著綠的苔蘚和一些不知名小樹。小樹開著或紅或黃的小花,纏繞著殘壁,給它增添了許多的生氣。當你聽到河水流動的聲音,轉過頭去,同時也看到了花開。正是因為那些可愛的小花,還有潺潺的河流,在我的記憶深處,殘壁的生命會因此而顯得頑強不息。

聽老一輩的人說,老城牆是用糯米磚砌成的。也就是將糯米煮熟了,還是燙手的時候,就把它倒出來捶打,錘牢,錘實,直至糯米不再呈顆粒狀態,再將它打造成一塊一塊的磚塊形狀。當年修築城牆的時候,到底用了多少糯米,花費了多少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光看那城牆的雄偉壯觀,便可想而知了。

然而後來,老城牆只剩下這一處殘壁了。但在我的童年印象中,殘壁是牢不可摧的。即使是在那些戰亂的年代,城牆遭遇了狂轟亂炸,整個的身體被炸得面目全非,但這北邊的一堵牆,卻沒有因此而肆意飛濺。它幸運地存活了下來,看來它是城牆最堅實最牢固的部分了。我想它大概再不可能消失了,應該與地球同在的罷。

然而我卻錯了,現在,它也沒了,屬於老城牆的所有痕跡,全然不見。這多麼令人傷感和難過啊!現在的這座城,除了高樓大廈,柏油公路,便是人工花園,它們擠進了城市,肆意地氾濫,像強盜一樣,奪走了這座古城原有的面貌,盜走了我童年的城野醫生彩霞。我本可以沿著河邊的小路,撫摸那城牆的殘壁,追尋到往日的足跡,咀嚼我永恆的童年,與它們坦誠而親切地握手相見的。在這裏,我看到了外婆在城牆邊,支起杆架晾衣服的情形;看到了我在河邊釣螃蟹和小蝦,釣起了一只的小烏龜;看到了我家的大黃狗,沿著殘壁,偷偷地跟隨著我,送我去學校,又悄然回家的全過程。這一幕幕是常有的。這一幕幕總是在我安靜的時刻,隨著記憶突然地來到,像一個老朋友一樣與我坦誠地相見,傾心地交談。當它來到的時候,我便要去河邊走一走,去撫摸那老的城牆殘壁,去看那些盛開的小花和碧綠的苔蘚。可是,這一刻,我卻找不到河邊的小路了,也見不著那“牢不可摧”的殘壁了。

我錯了,大錯特錯。殘壁啊,它並不是牢不可摧的啊。當那些破壞者將他們急功近利的目光,兇狠而殘酷地望向它時,我知道,在片刻之中,它便被無情地推倒了。它的鼻敏感倒下顯得多麼地輕而易舉啊。

它倒下了。它離去了。工程車帶走了它,也帶走了我的心。

懷念它——老城牆的殘壁,佔據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每天,我仍行走在府河邊。河邊的土地被增高了好多,修了橋樑,鋪了水泥,許多的車輛從這裏穿行,灰塵在空氣中飄浮,飄進府河。府河水向南流去。流水聲不是潺潺地,而是淒淒地,是下水道的污水排入河道的聲音。

那往日清澈的河流,現在也面目全非。我記憶中的城牆殘壁,壁上的小樹、小花、綠的苔蘚們,還有我的外婆,你們去了哪里,全部去了哪里?

我的媽媽


一直跟媽媽說,不管怎麼樣,今天春節都要回去給她過六十歲的生日。媽媽的生日在年尾,離春節只差幾天,之前也跟妹妹說了,春節一同回去,難得湊在一起,團團圓圓的。再說了媽媽勞累了一輩子,六十歲是人生的花甲之年,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比什麼都重要。離春節越來越近了,想家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可是妹妹因為要照顧生意,不回去了,一想到我孤單一人坐上火車要幾十個小時,想到春運期間人潮如湧,想到排了幾天的隊都沒有買到直達家鄉的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火車票,心裏就有點打了退堂鼓。還差幾天就到媽媽的生日了,我還在猶豫不決,爸爸打來的電話讓我下決定一定要回家看看。爸說為了今年都能回家過年,特意買了兩頭肥豬,現在年關將近,就等我回去把豬殺了,還養了一群雞鴨鵝的,想想父母為了盼望遠嫁的女兒回家過年,心情是何等的期待和喜悅。我下決心去排隊買票,不管怎麼樣,都要回家看看,哪怕是一路風險。

轉了幾趟車,熬了幾十個小時,終於踏上了故鄉的土地,幾天的疲勞和倦意一掃而光,可是還是遲了一步,媽媽的生日剛過完。幾年沒見,媽媽明顯的老了,滿頭的白頭,身體也不如從前,看著眼前的媽媽,勞累了一輩子,為兒女操碎了心,一輩子都與土地打交道的媽媽,真的老了,我有些心酸,我只想在家的日子裏多陪陪媽媽。

其實小時候我跟媽媽的感情並不好,我一直是奶奶帶大的,媽媽也因為有一堆的農活和家務,還有弟妹要養,所以對我也不太關心,印象中小時候我從來沒有在媽媽的懷裏撒過嬌。從小長到大家裏從來沒有平靜過,爸媽一直在吵,父親的脾氣暴躁,稍不如意就罵罵咧咧,再就砸東西打人,媽媽愛嘮叨,所以吵架成了家常便飯,我們姐弟幾個則是小心翼翼的生活著,擔心做錯事招來父親的一頓打罵。童年的記憶就是在吵架和恐懼中渡過的。清貧的生活讓父親成天在酒裏買醉,怨天憂人的,常拿媽媽當出氣筒,怪爺爺奶奶包辦了他的婚姻,怪奶奶阻攔了他事業的進步,他只會怪別人,從來不想想自己的問題。他只會報怨,酒醉之後常常發酒瘋,農活不幹,田裏忙的要命,他卻沒事一樣躺在家裏睡覺。媽媽如果說他兩句,他又像發了瘋一樣的打媽媽,記事起媽媽就常常挨打。媽媽不管怎麼樣,還得抹著眼淚去田裏做事,照管我們的吃穿。

我生長在一個非常壓抑的環境裏,唯一的安慰就是媽媽的愛,我厭倦了這種無休無止的爭吵,真的快瘋了。我恨父母,沒有愛為什麼讓我來到這個世界,遭受這麼多的磨難,我很想逃離這個家,越遠越好。長大以後,我多次勸媽媽離開這個家離開父親,媽媽流著眼淚說:我走到哪都可以生存,可是你們幾個怎麼辦啊?沒有媽的家不是家啊。那個時候我還不能理解,只覺得媽媽太傻太傻,哪知道她用她那博大的母愛撫育著我們能長大成人。在母親的辛勤勞作下,在母親的愛撫下,雖然是粗茶淡飯,我們姐弟幾個也長大成人了,因為有個好媽媽,幾個弟弟都走得正途。隨著我遠嫁,幾個弟妹也都成家立業,雖然都是平凡百姓,日子也過得有滋有味,這也是母親的安慰。

媽媽一輩子與土地相依,花甲之年還要在田裏辛苦勞作,叫她不要那麼辛苦,她說閒不住。一想到我們在有空調、風扇的房子裏悠閒自得的時候,哪知道年邁的母親還在田間揮汗如雨的勞作,想到這些我真是慚愧,我能為母親做點什麼?在家的日子裏我盡可能的多陪陪媽媽,母親的話語自然多了些,常常是兒女的事情,提及自己的很少。幾年沒回家了,想的audio cables還是媽媽的味道,媽媽不顧勞累在廚房為我忙碌的時候,變著花樣做我想吃的飯菜,看著媽媽忙碌的背影,我淚濕眼眶,這就是我的媽媽,這就是我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媽媽。

盡可能的多陪陪母親,知道在有限的時間裏,相伴的時間有限,之後又是漫長的等待和思念。一直勸媽媽跟我來南方看看,母親卻說她離不開東北的熱炕,更重要的是她要幫忙照看二弟的孩子,可憐天下父母心啊!歸期近了,知道母親這段時間又是失眠,我又何嘗不是。當初年輕氣盛,為愛遠嫁他方,人到中年,才越發的想家想媽媽,千裏之遙不可能常常相聚,只能常回家看看媽媽,有媽的家才算家啊。

媽媽在一天天老去,我也到了當初媽媽的年紀,人生有幾個輪回,只想在今生與媽媽做母女的日子裏,多愛她一點……

カレンダー

09 2019/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