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別了·江豬子


江豬子名叫江豚,長江江豚是全球唯一的淡水亞種江豚,它是哺乳動物,距今有25000多年歷史,素有活化石之美譽。主要生活在長江、洞庭湖、湘江、贛江一帶,有水中熊貓之稱。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江豬子屬於國家二類保護動物。它生性溫順、膽小,天生一副微笑、滑稽的乖巧的模樣。江豚有叫烏忌的,也有叫江豬的,但長沙人都習慣叫它江豬子。現在來講這湘江的江豬子吧,可能大多數的長沙人不會知道,就更別談親眼目睹了。

兒時,我家住在橘子洲頭,在50、60年代至70年代末湘江四、五月間發大水,喜愛獵奇的長沙人准能見到江豬子那頭部渾圓、黑不溜秋搏擊洪水時的雄姿。記得每當乍暖還寒,江風凜冽的時候,一年一度的“漲大水”開始了。湘江河水便一改往常的溫順,頃刻之間就變成了一條桀驁不馴的惡龍。從南往北洶湧著黃泥漿似的洪水,濁浪排空,裹挾著樹朩雜物,勢不可擋地一泄千裏奔騰而來。

此時的江面很寬、很寬,江面呈現出中間高,兩岸低的形態,這正是洪峰來臨的標誌,天空灰濛濛的在下著零星細雨,洪水在肆無忌憚地沖刷兩邊的江岸。護岸的垂柳幾乎被洪水淹沒了樹頂,它頂部的枝條被洪水衝擊得在水中急劇的扭動著。而岸邊卻站著許多觀看水情的人,河水不斷地濺到人們的腳面和身上,可他們依然在抽煙、談笑,仍向翻滾而去的洪水指指點點。

河邊路面上爬滿了驚慌逃竄的蚯蚓,我們小夥伴們正嬉鬧著在抓蚯蚓,正在為家裏的雞鴨準備好飼料。這時聽到有人大聲喊道:“快看啊,江豬子來啦!”。小夥伴們忙將手中東西一甩,立刻跑到大人的身邊:“在哪!?”,“在哪呀?”,“我看到啦!”。孩子們驚訝的歡叫聲響成一片,江邊頓時熱鬧了起來。

順著大人手指的方向望去,寬闊的河水中間出現了三個黑糊糊的江豬子,它們在奔騰的洪流中出沒。兩只大的幾乎是並列同行,小的在後緊跟,這是一家子。它們一同齊刷刷地躥入水中,一會兒又齊刷刷地躍出水面來。再往後看又出現了幾群,每群都有兩到三只,也許有的群會多一只、兩只,但最多的也決不會超過五只的。它們自覺地形成了一列縱隊,浩浩蕩蕩,此起彼伏。它們的動作是那樣的整齊劃一,像是有人在為它們發號司令一般。江豬子們聚精會神的埋頭重複著這一動作,頂著驚濤駭浪,奮力上游前進。它們這種堅韌不屈的場面不謂不驚心動魄,宏大壯觀。

可是,我卻替它們感到痛惜和茫然,於是便叫嚷著問父親。為什麼江豬子這麼“蠢”地頂著風浪向上遊?它們在水下遊不是省力得多嗎?它們到底要遊到哪里去?去做什麼呀?父親告訴我說:這江豬子啊!它長年生活在洞庭湖和長江一帶,一般的時候人們是很難見到它的。它們的性情不但溫順,而且十分通人性,還是一種能感恩知回報的水中動物呢。它們為何要這樣不畏艱難、持著地向上遊?又為何這樣上跳下躥的呢?那並不是它們愚蠢,是因為它們要去朝拜南嶽,去還願哩。你看,就拿我們人來說吧,去朝拜南嶽還願,也不過是三步一拜,而這江豬子硬是一步一拜,可見它們比我們人的心還要真誠啊。於是我便又問道:江豬子為什麼要去朝拜?又是去還麼子願呢?父親卻笑著說這故事還長著呢,以後再慢慢告訴你吧。

後來父親告訴我說:在遠古的時候,這湘江河裏就生長著很多、很多的江豬子,它們在這裏無憂無慮,快樂的生活著、繁衍著,湘江流域簡直就是江豬子的樂園。突然,有一天,天外飛來了一只九頭怪鳥,在整個湘江流域肆無忌憚的捕殺江豬子。逃脫的江豬子就跑到洞庭湖龍王那裏哭訴,龍王爺聽了非常氣憤,但龍王爺他也拿這九頭怪鳥沒辦法啊。無奈,龍王爺就去找住在衡山的祝融火神來幫忙,這祝融火神為人很善良、勇敢,他答應了龍王爺的請求,結果,這九頭怪鳥就很快地被祝融火神給消滅了。

躲過了滅頂之災的江豬子無不對祝融火神感激涕零,紛紛溯江而上,來南嶽衡山感謝祝融火神,同時許下了重願,每年都要前來頂禮膜拜這位救命恩人。然而這個時候又正好是湘江春天漲水的時節,所以每年江豬子在湘江漲春水的時候,它們就用比人類朝拜禮節還要高的一步一拜,來此虔誠地朝拜、還願。

當然,這個傳奇故事聽起來近似乎荒誕,但這也許能充分說明人們對江豬子的一種美好期望,不過每年湘江春天發洪水時,江豬子結伴溯江而上,頂浪而行確是實情。至於遠古時代湘江流域是否真是江豬子的樂園,那也只能留給史學家和考古學家去考證了。

然而,今天的江豬子即將在湘江流域絕跡的現象卻在悄然來臨。姑且不說,近幾十年來在湘江很難見到江豬子的靚麗的身影,就連洞庭湖這個江豚的大家園,究竟還留下了多少只江豬子,這真怕只有天知道了。由於社會的高速發展,城市訊速地擴張。污水橫流,滅絕性的捕撈魚資源,江面橫亙的障礙越來越多,留給江豚的生活空間是越來越少。長沙攔河大壩今年也要竣工,而這必定是江豬子們不可逾越的屏障,可愛的江豬子將無疑地會從湘江流域徹底消失,這便不是在危言聳聽。當然,國家為了保護生態平衡是會採取諸多保護措施。但話又說回來,就算是國家對江豚保護獲得了空前成功,江豬子們也不可能像鯉魚跳龍門般的跳過那攔河大壩的呀!

江豬子在湘江暢遊了數萬年,如今它們卻落得在湘江無立身之處的下場。人類要發展,社會要進步,難道人類的發展還讓道於江豬子不成?與此同時,湘江和江豬子千萬年的情結真就走到了盡頭?我陷入了困惑和迷茫,江豬子,它曾是湘江流域一道靚麗的風景、它曾是船民和漁民祖輩們視為神聖的“河神”。有人這樣描寫江豬子:“江豚躍浪亮晶晶,遠古遊來淡水鯨;物種瀕危須保護,它和人類是良朋”。

是啊,它是人類不可多得的朋友。然而今天卻……別了!上蒼賜予我們面帶微笑的精靈;別了,人類溫順、滑稽、乖巧可愛的朋友。想到此,我的心在劇烈地顫抖著,我苦思冥想,難道人類就真的不能與江豬子和諧相處?難道傳說中的祝融火神曾經為江豬子的生存而大戰九頭怪鳥的功績,就這樣被他的子孫後代輕易地抹殺了嗎?這究竟是誰的悲哀,是湘江人的悲哀,還是江豬子的悲哀呢?抑或是祝融火神的悲哀?這……這又有誰能解答?鬱悶的我終於昏昏而睡……

正值春汛時節,我又來到了橘子洲,洲上陽光明媚,鳥語花香,遊人如織。我信步漫遊,想追尋往日的情懷,但此時,看到的卻是滿河床碧藍的江水,波光粼粼,各式遊艇載著遊客在江中不停地穿梭,春遊的學生歡歌笑語不時傳來。魚兒在江面上跳躍,潔白的鳥兒在江面上翻飛,真可謂是毛主席的《沁園春?長沙》描寫的那樣“漫江碧透,百舸爭流,鷹擊長空,魚翔淺底”啊。這……這還是春汛時的湘江嗎?這裏到底是不是橘子洲頭?我感到了疑惑,忙尋找橘子洲頭的標誌……啊!那不是氣勢恢弘的毛主席巨型雕塑嗎!這是湘江!這是生我長我的橘子洲頭啊!然而,這裏的景象為何會讓我感到如此陌生呢?如此地令人不可思議!突然,耳旁傳來了小朋友的喧嘩聲,我茫然地不由自主的尋聲而去。

橘子洲西側河邊,沿岸有一排整潔漂亮的水上房子,房前還有很多排隊等候的小朋友,喧鬧聲是從水上房子裏面傳來。莫非這裏有什麼秘密,能如此吸引小朋友?我好奇地急步上前,一幅碩大的廣告畫進入眼簾;藍天碧水中,有很多江豬子在歡快的遊玩嬉戲,兩只很大的江豬子高高躍起。難道這裏面會有江豬子?我快步來到入口處,就見門前赫然掛著“湘江江豚自然保護區”牌匾,啊!這裏什麼時候建立了江豚保護區?再細看傍邊的內容;“湘江江豚自然保護區,開展人工馴化繁育研究,採取放流幼豚資源,確保江豚在湘江世代繁衍……” 我驚喜得目瞪口呆,來不及細看就急匆匆排隊進去了。

走進保護區,館舍內喧嘩聲不絕於耳,小朋友們在驚喜地歡叫、雀躍著觀看江豚的表演。館舍內挺大、挺長,沿洲岸一字往下排開,玻璃頂顯得室內明亮、寬敞,裏面分成了很多館舍,有表演館,有訓練館,有科學研究館、有馴化、流放區等。這些館舍區的水池是用繩網在江水中圈起來的。於是,我心中不免為江水的水質有些許不安,當即找工作人員詳細詢問,才知,現在的湘江河水已達到了優良類水質。這讓我釋懷了,看來是我白擔心了。

江豚表演館的水域完全是開放型的,這些表演的江豚是工作人員將它們放歸湘江後,它們竟然常常回到這裏玩耍,而且樂此不疲。為了保留住江豚的興趣,也為了充分釋放出江豚與人類最完美、最和諧的融洽,保護單位才決定開闢了這天然的江豚表演館。原來如此!歷史上的湘江果真是江豬子的樂園,看來此話一點也不假啊!這不但能給人們帶來無盡的歡樂,而且使江豬子自由自在得以恢復“活化石”的天性。江豬子啊!你真是那聖潔的精靈,你真是上天派來給人類的微笑天使。

要閉館了,我懷著興奮而暢快的心情,戀戀不捨地步出了保護區,久久站立在江邊感慨萬千。落日餘輝,嶽麓山倒映在萬頃碧波中,此時,魚兒好似從水中峽谷裏躍出,鳥兒好似在水底山巒中飛翔。這情、這景無不充滿了詩情畫意,令人流連忘返……

江面遠處,有幾只江豚在嬉戲,它們時而在水中疾馳,時而又雙雙騰空而起……這時,突然一只龐然大物從天而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江豬子猛撲了過去。危險!我焦急地邊跑邊大聲呼叫“江豬子快跑啊,九頭怪來……”撲通一聲,我掉進了江中……

我終於滿頭大汗的驚醒了,心仍在砰砰亂跳,餘悸未消的我抬頭環顧了一下四周,哦,原來那驚魂是在夢中。
PR

年少的夢想

遠方的少年,還在看著樹梢,一次次的夢想,夢想著,像家裡人說的那樣,考上大學,等爸媽老了,還得靠我。年少,一踩一個腳印,頭頂著一片藍天,明明自己還得依偎著媽媽,敬仰著爸爸,不時地望著樹梢,變成枝頭鳥。一步步走近的少年,才發現舊時的鞋已不適合現在的腳,自己再也不會莫名其妙摔倒;才發現枝頭太高,連看都會眼酸,太陽還時不時地拿光蓋住我的眼,少年明白距離太過遙遠,不得不低頭,望向了樹幹,他發現起了大風,抱住樹幹就像抱住爸爸一樣安全,他想要成為樹幹,能保護別人的樹幹。

年少,自己有力氣了,腳步明明變穩了,明明可以走了,卻還是抱著樹幹。
身後的少年,在走著,他知道不能奔跑,卻也不能抱著樹幹,因為,他知道了抱著樹幹自己會越來越孱弱。他邁開了步伐,跑不動或是不想跑,但是他在走,一步一步走,像在做夢,自己會走。成長,究竟又是什麼,奔跑,還有多遠。他問著自己,邊走著。現在的少年,停下了腳步,回頭看著遠方的少年,一時間竟無措他不知道該不該等等他們,想要一起走,因為他害怕,害怕前方,甚至下一步就是深淵。但他沒有後退,後面的腳印,自己告訴自己不該重走,他望向了腳下,就在原地,不是樹梢,不是樹幹,腳下很安全,至少現在。

少年停了下來,覺得那棵樹不靠譜了,現在的自己不怕冷風吹,不怕摔倒了,可自己偏偏不開心,為什麼樹梢樹幹都做不到,就那麼開心,自己拿到了想要的,卻不開心。這真的是想要的嗎。這真的是自己一路追尋的嗎?他在這。
他靠向了大地,想休息,可是明明自己不累,少年在哪裡?






山川從你眉宇間撥開


雲霧遮掩的小榭落雪,銀絲霓舞。

一簾夢飄遊,依舊簡約的紅塵,

飛絮落羽。任,眼眸收割昨日的笑語。

時光來晚了,我匆匆打馬走過時,

把山川從你眉宇間撥開。

————題記

一直都在做夢,想有一場雪。滑落時,是一朵輕輕綻放的柔絮,是純白色,如煙霞的蒼茫,淡淡的涉足在不曾途經的城堡。你可以想像,Dermes脫毛我是與你攜手的,仰頭向上的看著。目光是盛滿雪的禪,用無人能及的虔誠,於低首輕歎間,鎖住一曲遠方的箜篌。盈盈柔柔,細細纖纖,總是溫情脈脈的滑向時光深處。

時光在遊走,或山川,或雲岫之間,是飄忽不定的眼眸。靜靜的,斜斜的睨,又不敢聲張,怕被你瞧見那一抹披上臉頰的紅暈。深谷飄香,Dr Max Disney淡淡的醉了一簾笑意,幽蘭初綻,就該是這樣,灑落塵間時,就蕩薄了一簾輕霧。

我喜歡“輕”。總是一種霧氣騰騰的感覺,隔著一層紗,看不見,摸不著,就可以靜靜的想你,也想自己。那時,你一定看不透我。我用一柄廉,收割嬌羞之狀,然後,讓我的羞澀襲擊你,你欣欣然的接受著,只是用淡淡的微笑輕觸我的酒渦。我開始低下頭,望著腳下的陽光轉動身軀,我的影子被拉的好長,Dr Max 兒童英語可你走近我時,我的影子卻重疊在你的影子裏。

這是歲月,還是日子?用一個“輕”開始,走走停停,便成了厚重。你看我的行囊,雖如纖塵般無形,誰又知,那裏裝滿了故事。我用心的沉澱,用一個又一個故事感歎,這故事裏,有你,還有我自己,只是結局,卻輕的怎麼也望不透。

山川,河流,還有一眉黛愁,那遠去的老綠,蟄伏在骨子裏的蒼黃,都是歲月的足跡。我,還有你,只是一枚飄浮在歲月軀體上的QV Baby浮雲。隨風,隨著煙霞,又是幾重陰霾,在起落之間憂傷又歡喜。

雨,還未曾滴落,雪,還未曾低旋,只是夢,又開始駐足心間。如果太喜歡做夢,是不是夢就會成真,我常常這樣想。有誰能和我一樣,懷惴著一攏禪,卻做著紅塵的夢。你總是笑,說“只有你,整天傻笑個沒完。”我還是傻笑,只是,你,看出了我眸子裏跳動的火焰,還有聖潔的天空。

今天,我很仔細,很仔細的聽了那首歌,那首歌是這樣唱的,哦!是汪峰的歌,你說你喜歡。汪峰很深情,他唱“......生命就像是一場告別,從起點對結束再見,你擁有的漸漸是傷痕,在回望來路的時候,那天我們相遇在街上,彼此寒喧並報以微笑,我們相互擁抱揮手道別,轉過身後已淚流滿面......”最後,他一定流淚了,我可以感覺到,後來,他又唱“......可現在我會莫名的哭泣,當我想你的時候.......”

我說,“我是你的過客”,你說,“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這是多厚重的感覺,我輕笑時,卻不忍抬首,我不想你看見我略帶憂傷的眸,你總說,那眸裏有你收割不盡的霧。其實,我早就看懂了你,你也說,你知道我。我說,“我像個孩子”,你說,“我贊同”。那一刻,我輕輕的流淚了,你的消化系統眸子,我也看到了亮晶晶的液體。那是一川山水,漫過我如雲似雨的綿柔,是禪一般的虔誠,伏在心底。我懂了自己,自此,春或秋,夏與冬,不管是涼薄還是寡淡,我都執著的用一汪如海的纖巧餵養,用貪婪而歡喜的淚舔舐,這不算承諾,卻鐫刻心底生生世世的一言。

我的詞語不夠豔麗,只是素淨的讓人忘記了紅塵的路。靜靜的笑了笑,我想,我和你該這樣,用一壺歲月的茶,品光陰悸蕩的冷暖。你我都明白,我們的心底是無需預測的開始,也不必揣測結局,不用過多思量,只是我應允你,不會讓憂傷再鎖重樓。

行行走走,半是滄海,半是桑田,你的山川等我輕輕走來,我的煙雨等你靜靜滴答。

“把山川從你眉宇間撥開,飄飄而下,白蕊絨絨,千花楚楚。我們的遇見短暫,聆聽彼此的心跳,這裏有愛之神,雪之神的眷戀,眉目傳情。一起白頭,執手融於江河湖泊,我們的愛未眠。”這是一段不相干的詩琳美容話語,我卻用作結尾。其實,忘了告訴你,我喜歡這段文字......只是與我不相干......

約一場花開,獨醉


很希望自己是一棵樹,守靜、向光、安然。敏感的神經末梢觸著流雲和微風,竊竊地歡喜。腳下踩著最卑賤的泥,很踏實。還有,每一天都在神秘成長。——黎戈

聽說,花開到荼蘼,會是一種極致的美。不知道”落英繽紛”是一種怎樣的景致,多想去一個地方,那裏種滿不知名的花樹,有調皮的陽光,有溫和的清風,還有相濡以沫的路人…每一次花開,每一次花落,都飽含深思,就像噴薄欲出的康泰旅行團火花,牽動著人的心靈。多想去看一場花開花落,花衣披滿肩,踩著滿地的花蕊,再拾一片花瓣,妥善珍藏。一萬年太久,只珍朝夕…

七裏花田,七裏花香。腦海裏忽然有了這幾個字,讀著,心裏便有了些淡淡的暖意。“如果想旅行,就不要背負太多的行李。”如果想旅行,就該選一個這樣的地方,輕裝出發,滿載而歸,收穫的不是路上的風景,而是心情,每個人都該給自己一個這樣的承諾:再過幾年,我要去哪里…

折疊的心事,一頁頁,一行行,於是一個人的清閒小世界裏,就想剪下窗外的一簾暖意,對世俗的眼光不管不顧,只貪戀那一響的平和安寧。那些躲藏在康泰旅行團時光裏的詞莫名地就舊了,再也寫不出張揚灑脫的句子,腦子依舊空白著,沒有了章節,沒有了思路。或許,浮世的清歡,是一片片薄薄的花瓣,不知何時,都已在這寒風中漸漸凋零。

曾經有人問過我,你覺得青春像什麼,直到現在想起,依然沒有任何答案。還記得那時給了個模糊兩可的回答,我覺得,青春像一個調皮的孩子,總是說風是風,說雨就是雨,陰晴不定的。問她的想法,她說她覺得青春就像一卷衛生紙,用完就沒了。忽然想起最近看過的一句話,“我們曾是那偏執的少年”,不禁有些感慨,青春還不曾遠走,只是在一點一滴地流逝著,那時以為時光漫長得不像話,我們還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等待,卻在回首間,我們都走丟了。聽到身邊的朋友都開始在歎息“哎,老了老了…”可是,我們都還是十幾歲的孩子啊!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習慣了回望,喜歡用今天的自己去懷念逝去的昨天,並不是因為那段歲月有多美好,有時,我們懷念的,只是一段回不去的康泰旅行團光陰。

倘若欠下時光的那一大筆債,要用一生的喜樂來償還,只要從心過。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有多深,後來才明白,只是曾經駐足過,緣來緣去緣如水,夢散夢醒夢成空。你們說,剛分離時還是戀戀不捨,等過了一段時間再見,便剩下微笑和點頭,偶爾還有三兩聲問候,然後一個向左,一個向右,在過一些時候,或許對面相逢,卻只是擦肩而過,彼此成為徹底的陌生人,成為再不相交的兩條平行線,所謂分道揚鑣,也不過這樣寫吧。 可是你們知道,多大的傷痛都會過去,只是歲月留下的痕跡卻不曾消除,譬如那些快樂的時光,只是暫時封存在記憶的某一個深處。

年少的我們都有很多很多的夢想,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經歷多了,我們就會慢慢發現,簡單就是幸福!只要身邊的人都平安快樂,即便是殘羹剩飯,嚼起來那也是有味道的!兜兜轉轉,歷盡繁華,看過生死無常,其實每個人到了最後,想要的都很簡 單。你的幸福,是否觸手可及,那麼,緊緊抓住它吧。惟願,我們都學會,知足,惜福。

郭敬明說:“當青春變成舊照片,當舊照片變成回憶,當我們終於站在分叉的路口,孤獨,失望,彷徨,殘忍,上帝打開了那扇窗,叫做成長的大門。”心裏懷著一種希望,希望我們都能長成自己喜歡的樣子,我們不是英雄,何必假裝勇敢,若是開心,就大笑,若是難過,就訴說。告訴自己,多大的事,總會過去。當日曆翻開了新的一頁,當倒計時開始默數,當我們又和昨日的自己輕聲告別,你只需安靜地成長,長成自己喜歡的康泰領隊樣子。

生活裏,總是要有一些光與影的交錯,有些事情,不是喜歡的,但一定要去做,有些東西, 是一心相許的,卻不得不放棄。眼眸處的季節靜靜流淌,還有那悄悄隱去的眉角,在敲杯換盞間,已然是另一個模樣。人生百態,或轟轟烈烈,或細水流水,都一一交付給時光,慢慢審核。

心中若有桃花源,何處不是水雲間。不憶來年,忽成城中客,不念往昔,只是一笑而過,把日子過成一碗清粥的平淡,有時候,一本書,就是一個下午,不悲不喜,順其自然, 那些往來的風景,淌過山水的相知,漂洋過海也好,只寫在星星隱匿後的夜晚。

靜默,緘言。臨窗,遙想。窗外的世界是繁雜,能守住屋內清寧的人,定是了不起的!即使心裏總會有長滿荒草的那一天,也能適時地修剪,更懂得怎樣去打理維護。佛說,因果迴圈,世事皆有定數。轉身即刹那,刹那便是永恆,既是生死難猜,平凡如你我,又何必去背負太多莫須有的東西,把心放淡一點,無謂草木枯榮,無謂山河破敗,無謂日月暗沉,只待,來年,春暖花開時。

山水,難解的眷念


近日看胡蘭成的《今生今世》,看得極其的緩慢,每日只讀一二節,倒不是因為樸實平淡乏味,相反有種驚豔的探索四十課程
感覺。就像他說,桃花難畫,因要畫得它靜。而那些文字,何嘗不是畫中的桃花,一朵朵的,有紅的白的粉的,看似靜,實則那靜裏,是有幾分豔麗的。

知道胡蘭成,是緣於張愛玲。喜歡她,所以才會去瞭解他。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愛屋及烏。”儘管許多人對他沒有好感,認為他“下作”,但我還是因為愛玲的原因以及“今生今世”這四個字把它從網上購了回來。

在《今生今世》中,胡蘭成對許多的人或事都描寫得非常詳細,並且用了許多方言,也許就是那些方言,讓我與他有了親切之感。一直喜歡讀帶著方言的書,方言,不僅反映了當地的風土人情,也令書中的語言更加生動有趣。尤其用方言述說故鄉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

胡蘭成正是用這樣的方式,講述著胡村的故事,他的故事。

然,許久不曾記起的故鄉,就在那一字一句裏不經意地想起,甚至出現在夢裏。

對於山水,我有著割捨不斷的眷念,我想,是厭倦了繁華,又或是不願受物欲捆縛。山,有著曠世清幽;水,有著深遠寂靜。一直以來,希望去許許多多的小鎮,但那裏首先是如江南般街巷幽深,如麗江般古樸如畫,道旁河畔,垂柳拂水。可隨著時光的遠去,我早已被紛亂的塵世,給予太多無形的壓力,那些個柔腸百結的願望漸行漸遠。

有時,總覺得自己像一株無根的營養素浮萍,在滾滾紅塵中匆匆奔波,為了生存,為了世俗,才弄得這般身不由已。戴著面具,把自己隱遁起來,過著另外一種放逐的生活,最後,那一點點想要留住的念想與牽掛,都付諸於似水流年。

記得初中的時候讀過常健的一句詩:“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只覺這才是我所嚮往的生活。在鬧市之外,擇一偶山青水秀的地方,建一所房屋,材料全是木頭,閑時垂釣,種菜,養花,擁有與清風明月共醉的生活。當然若你要尋來,必然要穿過一條幽長的曲徑。

縱然老家沒有這般的景象———參禪的僧者,晨鐘暮鼓,曲徑通幽,然而有溪山回環,家家良田幾畝,即使田畈不大,卻也迤邐開來,別有一番韻致。

清晨,亦可見陽光從林間悠然灑下,靈動的鳥兒在樹梢清唱;暮色四起時,亦可見綠蔭掩映的院落,嫋嫋的炊煙,緩緩上升,飄過田野,掠過溪水,越過山林,直到消失在天際深處。

其中的旅遊業香港一花,一木,一物,一人,一風,一水,同樣有著“曲徑通幽深,禪房花木深。”的禪意與美景。想來,心中無念,皆可體會禪的境界;心中有景,處處皆美景。

“人有靈性,草木亦有;人有血肉,草木則無。”現實生活中,太多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而我們在疲憊的時候,需要的何嘗不是這樣的一份禪意與美景,任錯落有致的瓦舍,籬笆上盛開的野花,起伏連綿的青山,清澈如玉的溪水,來沉澱自己的心靈。

如此,更加地懷念故鄉。在那裏,才能攜一顆雲水之心,於喧囂繁雜的世界,看許多次的溪水流淌,聽許多次的風聲歌唱,賞許多次的花事爛漫,過著靜水流深的生活。

カレンダー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