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的媽媽


一直跟媽媽說,不管怎麼樣,今天春節都要回去給她過六十歲的生日。媽媽的生日在年尾,離春節只差幾天,之前也跟妹妹說了,春節一同回去,難得湊在一起,團團圓圓的。再說了媽媽勞累了一輩子,六十歲是人生的花甲之年,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比什麼都重要。離春節越來越近了,想家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可是妹妹因為要照顧生意,不回去了,一想到我孤單一人坐上火車要幾十個小時,想到春運期間人潮如湧,想到排了幾天的隊都沒有買到直達家鄉的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火車票,心裏就有點打了退堂鼓。還差幾天就到媽媽的生日了,我還在猶豫不決,爸爸打來的電話讓我下決定一定要回家看看。爸說為了今年都能回家過年,特意買了兩頭肥豬,現在年關將近,就等我回去把豬殺了,還養了一群雞鴨鵝的,想想父母為了盼望遠嫁的女兒回家過年,心情是何等的期待和喜悅。我下決心去排隊買票,不管怎麼樣,都要回家看看,哪怕是一路風險。

轉了幾趟車,熬了幾十個小時,終於踏上了故鄉的土地,幾天的疲勞和倦意一掃而光,可是還是遲了一步,媽媽的生日剛過完。幾年沒見,媽媽明顯的老了,滿頭的白頭,身體也不如從前,看著眼前的媽媽,勞累了一輩子,為兒女操碎了心,一輩子都與土地打交道的媽媽,真的老了,我有些心酸,我只想在家的日子裏多陪陪媽媽。

其實小時候我跟媽媽的感情並不好,我一直是奶奶帶大的,媽媽也因為有一堆的農活和家務,還有弟妹要養,所以對我也不太關心,印象中小時候我從來沒有在媽媽的懷裏撒過嬌。從小長到大家裏從來沒有平靜過,爸媽一直在吵,父親的脾氣暴躁,稍不如意就罵罵咧咧,再就砸東西打人,媽媽愛嘮叨,所以吵架成了家常便飯,我們姐弟幾個則是小心翼翼的生活著,擔心做錯事招來父親的一頓打罵。童年的記憶就是在吵架和恐懼中渡過的。清貧的生活讓父親成天在酒裏買醉,怨天憂人的,常拿媽媽當出氣筒,怪爺爺奶奶包辦了他的婚姻,怪奶奶阻攔了他事業的進步,他只會怪別人,從來不想想自己的問題。他只會報怨,酒醉之後常常發酒瘋,農活不幹,田裏忙的刮痧要命,他卻沒事一樣躺在家裏睡覺。媽媽如果說他兩句,他又像發了瘋一樣的打媽媽,記事起媽媽就常常挨打。媽媽不管怎麼樣,還得抹著眼淚去田裏做事,照管我們的吃穿。

我生長在一個非常壓抑的環境裏,唯一的安慰就是媽媽的愛,我厭倦了這種無休無止的爭吵,真的快瘋了。我恨父母,沒有愛為什麼讓我來到這個世界,遭受這麼多的磨難,我很想逃離這個家,越遠越好。長大以後,我多次勸媽媽離開這個家離開父親,媽媽流著眼淚說:我走到哪都可以生存,可是你們幾個怎麼辦啊?沒有媽的家不是家啊。那個時候我還不能理解,只覺得媽媽太傻太傻,哪知道她用她那博大的母愛撫育著我們能長大成人。在母親的辛勤勞作下,在母親的愛撫下,雖然是粗茶淡飯,我們姐弟幾個也長大成人了,因為有個好媽媽,幾個弟弟都走得正途。隨著我遠嫁,幾個弟妹也都成家立業,雖然都是平凡百姓,日子也過得有滋有味,這也是母親的安慰。

媽媽一輩子與土地相依,花甲之年還要在田裏辛苦勞作,叫她不要那麼辛苦,她說閒不住。一想到我們在有空調、風扇的房子裏悠閒自得的時候,哪知道年邁的母親還在田間揮汗如雨的勞作,想到這些我真是慚愧,我能為母親做點什麼?在家的日子裏我盡可能的多陪陪媽媽,母親的話語自然多了些,常常是兒女的事情,提及自己的很少。幾年沒回家了,想的audio cables還是媽媽的味道,媽媽不顧勞累在廚房為我忙碌的時候,變著花樣做我想吃的飯菜,看著媽媽忙碌的背影,我淚濕眼眶,這就是我的媽媽,這就是我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媽媽。

盡可能的多陪陪母親,知道在有限的時間裏,相伴的時間有限,之後又是漫長的等待和思念。一直勸媽媽跟我來南方看看,母親卻說她離不開東北的熱炕,更重要的是她要幫忙照看二弟的孩子,可憐天下父母心啊!歸期近了,知道母親這段時間又是失眠,我又何嘗不是。當初年輕氣盛,為愛遠嫁他方,人到中年,才越發的想家想媽媽,千裏之遙不可能常常相聚,只能常回家看看媽媽,有媽的家才算家啊。

媽媽在一天天老去,我也到了當初媽媽的年紀,人生有幾個輪回,只想在今生與媽媽做母女的日子裏,多愛她一點……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